朋友及她的家人很热情地招待我。他们很常问我“吃得饱吗?睡得好吗?要出去逛逛吗?”等等。他们很怕饿坏我了,体贴的要我多吃一点,所以我在那算吃了满多食物得。除了三餐正餐外,还有水果(红毛丹和山榴莲)腌制品香港泡面保佛涡铁糕点饮料等等。吃的很饱,不懂有没有重了几公斤,哈哈。他们还一直担心,因为出去逛的次数很少,而且没有去保佛的旅游胜地看萤火虫,他们觉得没有好好款待我。其实就算呆在他们的家,我也觉得很开心。在家可以上网﹑玩电脑游戏﹑和狗狗聊天﹑看电视﹑搬运冰块等等。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窝心。

不过,心在这时莫明的酸起来,脑海浮现一些画面。我曾在山打根逗留三个月,借此机会探访在那定居的亲戚。那么多年没见,我想会有聊不完的话题吧!可是,我的估计错误了。在某一天下午,我去她的家,我记得我有称呼她以示礼貌,她答一句:“你来了?”。之后,就没有第二句话出现了。我那时一直找话题,而她根本就不让我觉得有存在的价值,我放弃了。看见朋友家人如此热情款待我,我真的很感动。为何自己的亲戚无法有如此的热情?就算带我认识山打根这地方也没有,我没有追究下去,毕竟那只会带来疲惫。所以,我明白了,相识的人就算最亲,也有可能不愿与你保持联系,不理会你。

而这次保佛之旅,让我意外的接触朋友-燕虹一家,他们真的生活得很融洽。朋友的爸爸让我觉得他是个斯文脾气好好的爸爸。他的话语总是处在低音位置,没听过一句高调的话语。多罕见的爸爸啊!可能我家族的伯伯叔叔们包括我的爸爸都是应用重语气的说话方式,突显低音族变得罕见咯!此外,朋友的妈妈也是个幽默的妈妈。在她与朋友的爸爸和孩子们聊天时,我觉得那句话就快成为导火线时,或是在特别的情况下妈妈们都会露出生气地表情时,朋友的妈妈却幽默地把事情带过。所以,他们能够活得如此融洽。朋友的妈妈也很关心我问我是否有兴趣在保佛工作。聊天拉近了我和他们的关系。很感谢朋友的爸爸妈妈,让我觉得自己似他们的亲戚般在他们家生活自由,没有约束也没有受一些难堪的眼色。谢谢他们这些日子的照顾,带我见识保佛的生活外,还有保佛的城市和保佛的食物。

一切将成为我最美的回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摸摸=momo

qinw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